【文安史话】宋辽“水长城”初探

时间:2019-09-04 05:39 作者:冯秉顼 来源:文安动态365


关注我们请长按下面指纹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,微信号:wenandongtai365


宋辽“水长城”初探 

文/冯秉顼

 

  下棋的人们都知道,棋盘的交战双方划河为界。有的在上面写着“楚河汉界”,这是指项羽和刘邦在秦朝末年争夺天下时,鸿门宴上立的规矩。但在我们家乡一带,交战双方的中间地带上总写着“界河”字样。提起“界河”,是指这里一千年前的一段历史。

公元960年,周世宗病死,赵匡胤“陈桥兵变”,废周自立,国号宋,建元建隆,都开封,史称北宋。北宋王朝建立后,包括河北大部分地区在内的中原地区和南方诸地基本上实现了统一,但未能统一全国,形成了北宋、辽、西夏对立的局势。当时文安、霸州的交界之处,也就是后来的大清河、溢流洼一带处于北宋和辽两朝的边界,争战不断。在北宋之前,这里河无定道,堤不成型,沟壑纵横,地势低洼,常年存水。北宋利用这一天然地形,把这一带的界河洼淀(包括白洋淀、柴禾淀、溢流洼、文安洼、东淀)连接起来,构筑了一条防辽入侵的塘泊防线,即闻名于世的“水长城”。后来这里星罗棋布的大洼、大淀,如文安洼、团泊洼、白洋淀都是在宋朝初年形成的。这时期的战争一直牵动着当时这一带的人民,后来天下太平了,人们也没有忘记这段历史。不知是谁,在对弈中,就用了“界河”作为交战的空间地带。

到了宋太祖赵匡胤的弟弟太宗赵光义时代,辽朝经常派兵越界掳掠破坏,使“界河”以南广大地区蒙受了巨大损失。

宋太宗曾两次举兵伐辽,均遭到失败,宋廷不得不对辽转取守势。但幽州以南无险可守,于是,何承矩提出“缘边诸水所聚,因以限辽”。(《宋史·河渠志·塘泺》)何承矩何许人也?据《中国名人辞典》介绍:“何承矩,字正刚,太宗时历制置河北沿边屯田使。濒海广袤数百里,悉为稻田,民赖其利。旋知雄州,推诚御众,同其甘苦。边民有告机事者,与之欸接,无所猜忌。故契丹动息,皆能前知。真宗时累拜齐州团练使。”

何承矩所献建造“方田”之策,被宋廷采纳。所谓方田,就是利用宋辽边界地带的河川和众多淀洼,壅水为稻田,或蓄水为湖,并通以沟渠,组成一条巨大的水上防线,以限辽的进攻。

当时宋辽处于对峙状态,两国以白沟沿线(相当于今大清河及海河一线)为两国界。时任六宅使的何承矩镇守雄州瓦桥关,为秘密勘察水势,确定设塞的规划,他每天与部下聚会,在湖泽(今白洋淀)中驾船饮酒观赏蓼花,还作了数十首“蓼花吟”,要在座的人唱合。他明为游荡,却暗中将淀中塘泊之势画成图,传到京师,一般人都不解其意,但何承矩“自此始壅诸淀,以御辽兵。”(《《宋史·河渠志·塘乐》)

宋淳化四年,辽统和十一年(公元993年),宋太宗以何承矩为制置河北沿边屯田使。塘泊构筑“河北屯田司、缘边安抚司皆掌之,而以河北转运使兼都大制置。”(《宋史·河渠志·塘泺》)三月,宋廷调河北诸州一万八千名民夫开修缘边塘泊,大兴屯田,命何承矩领其事,于雄、莫、霸三州,平戎(今新镇)、破虏(今信安)、顺安(今安新)三军兴堰六百里,置斗门,引淀水灌田,即充实军禀又可阻障敌兵。头年植稻,因此方霜早未收。当时有一个叫黄懋的福建人,懂得水田的耕作方法,第二年,取来江东早稻种子,指导人们种植。八月稻熟,储水屯田宣告成功。

仁宗明道二年(1033年),又在顺安一带开方田,随田塍四面穿沟渠,纵一丈,深一丈,鳞次交错,引漕河、鲍河、徐河、鸡距泉分注沟中,地势高处则引用水车汲引灌溉。虽有长长的河防,也须有兵丁分段把守,于是宋朝政府在塘泊防线上“险厄处”设置了数十个“寨”、“铺”等军事据点。寨设“寨官”可以“招收士兵,阅习武艺,”并兼管民事诉讼,“凡杖罪以上并解本县,余听决遣。”随着宋在界河沿途设塞屯兵,围堤屯田工程不断扩大,又沿今保定至安新、雄县,直到青县附近沿线开辟许多塘泊,利用这里地势洼地的特点,把一些河流与淀泊连接起来,引水灌溉广开水,以限戎马。构成一条完整的“自边吴淀至泥姑海口,绵亘七州军,屈曲九百里,深不可以舟行,浅不可以徒步,虽有劲兵,不能度也”的“塘泊防线”,形成有河网、沟壕、水田、淀泊组成的“水长城”。

这条防线的大致情形是:“其水东起沧州界,拒海岸黑龙港,西至乾宁军(今河北青县一带),沿永济河合破船淀、灰淀、方淀为一水,衡广一百二十里,纵几十里至一百三十里,其深五尺。东起乾宁军,西信安军永济渠为一水,西合鹅巢淀、陈人淀、燕丹淀、大光淀、孟宗淀为一水,横广一百二十里,纵三十里或五十里,其深丈余或六尺。东起信安军永济渠,西至霸州莫金口(今文安县口头村),合水汶淀、下光淀、小籣淀、李子淀、大蘭淀为一水,衡广七十里,或十五里或六里,其深六尺或七尺。东起霸州莫金口,西南保定军(今文安县新镇)父母磐砦,合糧料淀、迴淀为一水,衡广二十七里,纵八里,其深六尺。……东南起保定军,西北雄州,合百世淀、黑羊淀、小莲花淀为一水,衡广六十里,纵二十五里或十里,其深八尺或九尺。东起雄州,西至顺安军,合大莲花淀、洛陽淀、牛横淀、康池淀、畴淀、白羊淀为一水,衡广七十里,纵三十里或四十五里,其深一丈或六尺或七尺。东起顺安军,西边吴淀至保州,合齐女淀、劳淀为一水,衡广三十余里,纵马五十里,其深一丈三尺或一丈。起安肃、广信军之南,保州西北,畜沈苑河为塘,衡广二十里,纵十里,其深五尺,浅或三尺,曰沈苑泊。自保州西为合鸡距泉、尚泉为稻田、方田,衡广十里,其深五尺至三尺,曰西塘泊。自何承矩以黄懋为判官,始开置屯田,筑堤储水为阻固,其后益增广之。凡并边诸河,若滹沱、胡芦、永济等河,皆汇于塘。”(《宋史·河渠志·塘泺》)整个塘泊防线,霸州至保定并塘岸水最浅,故咸平、景德中,契丹南牧,以霸州、信安军为归路。由于霸州到保定军的这一段,水面窄而浅,成为辽兵南进的重大缺口。因此,北宋在三关(即霸州益津关、雄州瓦桥关、信安淤口关)要冲的保定军(今文安县新镇)设重兵把守。团练使杨延朗(杨六郎)在此建造了土城,并留下了桃花寨演兵场、二里城粮屯、六郎洞、六郎槐、将台、父没寨等遗迹。这一带地区至今还流传着不少杨家将秣马励兵、奋勇杀敌的故事。

塘泊防线的构筑,给北宋边境居民带来了一时的安定,何承矩功不可没。宋景德三年、辽统和二十四年(公元1006年)八月,“宋雄州团练使何承矩死,河北缘边军民挥泪哀惜。何熟悉边事,辽畏服其各”。(《河北省志·大事记》)

从上述记述中,我们还知道了白洋淀原名白羊淀。《宋史·河渠志·塘泺》是我们发现最早记录白洋淀名称的史籍。当时,白洋淀的水势比现在大得多,大风卷起层层波浪,就像奔跑的羊群,因而得名。历经了几十年的人工治理,河道与沟壕相通,淀泊与河道相连,淀泊与淀泊相接,深处可以行船,浅处台田可以种稻栽苇,水泊中植莲藕菱角,养鱼蟹,水淀中间积土筑台是屯兵驻防与村民居住地。这不仅有利于宋朝的军事防御,而且白洋淀大量的鱼蟹及菰、芦苇给人们带来财富。

这条由洼淀、漕河、水田组成的北部防线,称为界河或塘水,并设125铺戍守(哨所),“戍卒三千人,乘船百艘往来巡逻。”(《中国通史》第五册·蔡美彪等著)一直由河北屯田司、缘边安抚司和河北转运使共同管理,一直使用到北宋之末。

由于河北地区对北宋王朝具有特殊重要地位,其水运的开发利用一直受到格外的重视,在塘泊周围,宋初还开挖了一系列沟渠。这些沟渠大多与塘泊相通,对北宋国防、河北经济及水上运输具有很大的影响。正所谓“有河槽以实边用”,“置方田以资军禀”。(《宋史·地理志》)

宋廷开凿的部分漕河略记如次:

太宗太平兴国六年(公元981年),派遣八作使郝守浚察视河道,凡抵达辽国边境的河渠,都进行疏导。“又于清苑界开凿徐河、鸡距河五十里入白河,”(《宋史·河渠志》)保证了关南漕运的畅通。

太宗淳化二年(公元991年),河北转运使自深州新砦镇开挖一条新河,引葫芦河水二百里抵常山,以通漕运。

真宗咸平年间(公元998年——1004年),自静戎军东,由鲍河开渠引入顺安军(即今漕河),从顺安军之西引入威虏军,并在渠旁置水陆营田,以达粮槽,隔辽骑;又开镇州常山镇南河水入交河至赵州。

真宗景德元年(公元1004年),北面钤辖阎承翰,因中山屯兵甚众,陆路运输艰苦,凿渠三十二里,引唐河水由嘉山至定州,又六十二里至蒲阳东,含沙河,经边吴泊入界河,以达方舟之槽。

这些沟渠的开挖,不但巩固了北宋的边防,而且极大地促进了经济的发展。当时,其农业和工商业都达到了超越前代的新水平,河北地区亦出现了繁荣景象。当时的状况是“商贾贸迁芻栗峙积”,“浮阳际海,多鬻盐之利”,是“蚕丝、织纤之所出”,具有“衣被天下”(《宋史·地理志》)之称,为商业交通的进一步发展,提供了丰裕的物质条件。

自从“檀渊之盟”宋、辽和议后,北宋王朝由盛转衰,不修边防,河北州军城池倾塌,塘泊多年不修,朝廷腐败,冗兵冗员有增无减,财政危机日益加深。同时,由于黄河急流的冲刷和泥沙的沉积,海河南边的所谓“软边”的塘泊变为 “浅足以褰裳而涉,深足以维舟而济,冬寒冰坚尤为坦途,”逐渐失去了军事防御的作用。但是防线的许多地方仍然积水,变成了今日著明的大洼、大淀,如白洋淀、文安洼、团泊洼等。对此,朝臣曾提出一些挽救危机的主张。如范仲淹的“厚农桑”、“修武备”和“提倡各地开河渠,修筑堤堰陂塘,以利农业生产”的新政;王安石的“上万言书”,其中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兴修水利,鼓励民间自办水利。这期间,河北地区军民在宋初塘泊的基础上,又新挖了一些河渠。河北水运因此而有所改善。但络因宋朝国势已去,水利事业未能达到原来的水平。

到北宋末年,河北东西二塘之地水量逐渐减少,兴盛一百多年的塘泊部分淤积干涸,使边吴淀等淀淤废,最后只剩今天白洋淀一片水域。北宋“塘泊防线”的修筑,为今天白洋淀基本格局的形成及自然生态环境奠定了基础。后人有诗曰:

“宋开塘泊起皱形,明清相继规模成。

景观还是今日好,杨柳丛中舞长龙。”  作者简介:冯秉顼,学者、作家,1952年6月出生于河北省文安县。出版专著27部,300多篇小说、散文、报告文学、诗歌等发表于全国各级报刊。

往期精彩回顾,点击查看消息原文

【最新消息】安里屯大桥开拆了,现场视频首次曝光

【文安有奇人】全国武术金牌获得者携徒武打视频震撼亮相,隆重曝光

文安县突降大雨伴大风冰雹,多处积水内涝,多处树木刮倒建筑物损坏

【警方快报】逃犯到派出所办户口,被抓了个正着!!!

【关注】途经文安的京德高速,9月底开工

投稿方式:

1、直接将图片和文字发送到本平台。2、邮箱:431089424@qq.com

3、搜寻公众号:文安动态365 关注 4、联系小编微信号:lfdt365

下面是广告专栏:

澜悦宾馆地址:文安县丰利路292号(北关大堤口路西)

订房电话:0316-5086118